首頁學生風采他會是未來時裝界的顛覆者嗎?——劉天予

他會是未來時裝界的顛覆者嗎?——劉天予

2016-08-05

 

清晨六點,巴黎的天空剛蒙蒙亮。在位于Rochefoucauld大街12號的ESMOD時裝學院里,大一的劉天予已經開始了他一天的學習。“早上六點起床,然后吃早餐、做作業。下午兩點上課,一直到七點,吃完晚飯回到宿舍,繼續做作業到凌晨兩三點,幾乎每天都是這樣,我還算是睡得多的。”……

 

在這所世界頂級的時裝學院,匯聚了來自世界各地有想法的年輕人。他們被ESMOD悠久的歷史和享譽時裝界的教學吸引,大家慕名而來,但如此高強度的課業,卻讓很多人始料未及。一個30來人的班級,淘汰率可以達到30%-40%,教授不會給這些大一新生留太多情面,作業不合格打回重做是經常的事情,如果考試不合格就只能留級或者回家。

 

 

說起這些,天予更多的是輕描淡寫,顯然他已經適應了這種“痛并快樂”的學習生活。支持他一路堅持的,有對現行時裝設計的極度失望,有想要去改變的強烈企圖心,還有的就是在楊梅紅那段與畫為伴的時光。

 

一輩子要找到一件能廢寢忘食的事

 

“在楊梅紅,讓我覺得畫畫是一件很開心很舒服的事情,楊梅紅老師她給我的許多指導和建議,到現在對我的影響都很大。”天予8歲的時候,父母把“能把課本畫滿涂鴉,卻對別的事情都不感興趣”的兒子送到了楊梅紅的國際動漫班。教室里五顏六色的布置和輕松的氛圍一下就吸引了小天予。“在這里,我可以很大膽地畫畫,可以自由和旁邊的小朋友交流想法。最難忘的是楊梅紅老師給我們放很多宮崎駿的作品和海綿寶寶的動畫片,現在想來覺得非常棒,很多想象力的啟發也許就是從那時開始。

 

直到現在,天予都很喜歡漫畫,喜歡沉浸在這個想象力大爆炸,沒有局限,沒有條條框框,非常“中二”的世界里。他引用了日本漫畫家一句很“中二”的話來解釋自己對畫畫的熱愛:“因為在畫本里我就是上帝。”

 

“你就憑一個本子、一只筆可以創造出自己想要的世界,這是很有成就感的。當我投入去畫的時候,永遠不覺得累。我覺得人這輩子最起碼要找到一件事有這種感覺并為此瘋狂。”

 

天予有一個習慣就是走到哪里都會帶上他的大畫本,空閑的時候就會畫上兩筆。他的畫本里有他看完“歌劇魅影”之后創作的神秘人物,也有在咖啡館里看到三個戴眼鏡老外的人物速寫。有一次為了畫一幅巨型畫作去參加比賽,他熬了兩天兩夜沒睡覺,才最終完成心目中的作品。回憶在楊梅紅的經歷,天予很感謝楊梅紅的氛圍和鼓勵式教育。這在當時仍是“學業至上”的大環境下對熱愛畫畫的天予是極大的肯定,也讓他更清晰了自己走藝術這條路的想法。

 

 

大牌服裝太悶要做類cosplay設計

 

談到為何出國會選擇服裝設計,天予覺得中國的現代藝術在他看來太過虛無縹緲,難以定義,但一件服裝的設計卻可以高下立判。最重要的是,設計師可以通過設計不同的服裝,用自己的藝術理念影響別人的生活,讓人們驚嘆原來衣服還能這樣穿!

 

癡迷漫畫的他會不自覺將動漫和服裝聯系在一起。他發現其實漫畫當中也有很多服裝元素,而且漫畫中夸張和變形的手法也可以運用到服裝設計上。“現在的服裝太無聊,尤其是男裝,包括巴黎老佛爺百貨里的那些大牌,要么很悶,要么很雷。能不能做出有趣的服裝,接近cosplay,但又不太夸張?這是我的一個方向,但這條路還很漫長。”

 

在ESMOD高強度的瘋狂訓練中,天予設計和打板的功力提升很快。之前繪畫的基礎幫助他很快找到畫畫和服裝的聯系。他說衣服的版就是一幅畫的線條,一幅畫如果線條很美,已經很吸引人;一件衣服如果板夠好,不需要什么設計,干干凈凈就很漂亮。“但是練好線條很難,要練很多年,板也一樣,有天分的人不少,但能堅持下來的人不多。”

 

 

最愛山本耀司“他把西方人的臉抽腫了”

 

在天予愛上服裝設計的路上,日本知名服裝設計師山本耀司是繞不過去的一個明燈似的偶像。天予買了和山本耀司相關的所有書籍,并把每本都讀完了。他最佩服山本的就是兩個字:叛逆。

 

“他能堅持自己,在當時這是非常非??少F的。80年代,山本耀司、川久保玲以及三宅一生等日本設計師,在時裝界這樣一個西方老大說了算的領域,把西方人的臉都抽腫了,那種感覺真是相當的爽!”那時候,西方普遍流行收身和窄身的設計,山本耀司寬松的設計一出,西方設計界嘩然。當時幾乎所有媒體痛罵他,說這是給流浪漢穿的衣服,說日本人過來破壞歐洲的文化。但是山本并沒有因此改變自己的理念,依然我行我素,堅持自己的風格。在那時,也有很多歐洲時裝設計師內心非常喜歡這個倔強的日本人,“這種感覺很奇妙,本來以為自己天下第一,結果突然有人一巴掌把你打醒了,說誰告訴你衣服只能這樣做!山本讓很多設計師覺得有前進的動力了,未來的可能性更多了。果然,不久之后,他的名氣暴增。”

 

提到自己的偶像,天予眼睛里都放光。他發現自己很多想法和山本接近,比如不覺得女人穿高跟鞋好看,比如覺得認真工作的背影最美?,F在的天予雖然仍然喜歡山本耀司的風格,但是已經不是之前的無腦崇拜了,現在他會挑著看,哪些作品不錯,哪些還不懂,也算是一種成長和進步。

 

 

 

這次暑假回來,天予接受楊梅紅國際預科學院邀請,給想要申請國外藝術名校的學弟學妹們分享自己的經歷。“我非常贊同他們出國去接觸外面的世界,也希望他們能珍惜現在的時光去自由創作,這對于熱愛藝術或者想往這個方向發展的人來說,都太重要了。”

 

九月,劉天予將飛往巴黎開始他在ESMOD第二年、第三年的奮斗?;氐竭@個夢想開始的地方,對他來說也許是最好的放松。從楊梅紅走出的這個充滿才華和個性的男生,蘊藏了太多的可能性,令人對他的未來充滿期待。

 

他會是未來時裝界的下一個顛覆者嗎?

 

 

篮彩让分胜负怎么玩